關於部落格
  • 177647

    累積人氣

  • 0

    今日人氣

    1

    追蹤人氣

花妹 花媽 花田厝 - 宜蘭內城

花媽在內城租了幾分田地,選擇不使用化學肥料和農藥的土地友善耕作型式,那是需要大量勞動力,且初期難以確保產量的一種堅持。 某天傍晚,我搭客運到我哥家,才剛走進門。「你要不要去公廟後頭的廣場,幫一幫我哥和麗花?」大嫂美虹對我說。 等我到了廣場,彷彿是看到幾乎只剩下一口氣的兩具人體軀殼,勉強撐著。原來這一年的炎夏,稻子順利收割了…。但由於產量實在不多,無法請稻穀場幫忙烘乾,只能採用傳統的日曬方式來乾燥榖粒。 由於他們忙碌了數月艱苦田活,雖到了終於能把稻穀收起來裝袋的終極時刻,卻也已經是整個人都氣力放盡的時候了。 據花媽後來的說法。當她看到我的突然現身,彷彿看到了從天而降的救星。(雖說,我僅是幫忙扛扛米包上車而已。但才一會的功夫,就真的很累人。) 農務,我只是個體驗之人。還真沒資格,喊累。
黃豆、黑豆、花生,雖然沒有大紅豆。則是花媽的另一個主力戰場。花媽同樣運用友善耕作來種植豆類雜糧。聽說,理由”僅”是對抗台灣持續雜糧自給率的嚴重不足,而展開了一場充滿使命和熱血沸騰的不得不戰。 即便只是一小片田地,在缺少化肥和農藥的加持下,一切僅能依靠最原始也最珍貴的勞動力,用勤奮耕耘來換取一碗飽足。 花媽用自己種的豆子,烹煮豆漿,製作豆腐和豆花。那種滋味,還真的沒話說。尤其當你真的懂得這碗裡食物,如何得來不易之時。 種黃豆,顧黃豆,採黃豆,挑黃豆,磨黃豆,做豆腐…。隨時都歡迎你的熱情和汗水來加入。
曾經,老媽向花媽訂了數斤的花生。剛巧,那時我又在老哥家鬼混,收到老媽的電話指示。回台北時,順便把花生帶回家。而且是要剝殼、炒好的香噴噴花生。 那幾日,在鄉間就是個閒人的我。唯有認份地坐在庭院裡,日夜對著一個小竹簍,心靈放空狀地除了剝花生、剝花生,還是剝花生…。 這對於用腦過度的都市人來說,絕對是個益處無窮的禪修課程。不收費的。全然沉浸於剝花生殼的美好世界。 花媽總嚷嚷說,她要來舉辦個「內城盃」挑黃豆、拔黑豆、剝花生…大賽,組團或個人都歡迎。獎品是十碗手工豆花、十杯現煮黑豆漿、十包花生米。雖說心知肚明,她心裡盤算著的是,避免隔壁阿姑老叨念她,快把田裡作物收一收吧。 那天下工後,一夥人決定去城裡咖啡廳喝個飲料。出門時,花媽默默地順道扛上了一個小布袋上車。「大夥邊聊天,吹吹冷氣,順便挑挑黃豆也很好啊。」花媽對眾人曉以大義後豪爽宣佈。 圍坐成一桌,盤子發一發。每人手捧一把黃豆,開始專注地進行友善耕作黃豆的三級分類作業。採黃豆是辛苦但簡單的,但挑黃豆則是簡單卻煎熬的,因為怎麼每個人的分級標準都不太一樣。 這一天傍晚,連我哥也分到了一個花媽的盤子。大概就差店員和每個進門的人客,沒能全都發個盤子給他們。
最近花媽多了個小跟班-花妹,那是一隻僅有幾週大的小花貓。有時,花妹跟著花媽,躲在農用書包裡出門巡田水;據聞,花媽下田時,花妹還會守在農舍,監看正在門口庭曝曬的新採花生。 只是,這花妹生性好奇,四處爬上爬下。初次見面,有幸同車出行,突然從前座跳到後座。瞬間,我的大腿上留下了她的幾道抓痕,表示曾到此一遊。 花媽家,有個放置在牆角的非洲鼓。 忙完一天農忙後,大夥下廚,用田間採回的蔬果食材,簡單煮幾樣家常菜。把飯桌搬到屋外,望著山林、天空晚霞,大口吃飯,大碗喝湯。好不快活。 興致來了,花媽敲擊非洲鼓,自己伴奏自己唱。從民歌、流行歌、嚕啦啦歌,到台語經典歌曲。真厲害,全都難不倒她。 她說,我曾經是個「歌神」。 一個很愛唱歌的神經病。花媽很快地自我解嘲地說。 又是一陣自在的爽朗笑聲,迴盪在這迷人鄉野間。 -------- 田間絮語 (S&W兩人揮汗與小黑蚊搏鬥,荒煙漫草間搜尋倖存的黃豆。靜默無語。) S:…..。 W:…..。 花媽:我離開這段時間,你們怎麼都沒有進度。 (去巡田水回來後的花媽,突然出現了。) S:因為田裡都沒有ㄇㄟ,這樣很容易意志消沉耶。 W:嘿壓.。 花媽:有啊。等會有ㄇㄟ來了….。七十多歲的…。 S:…..。 W:…..。 花媽:不然這裡也有一位二十五歲的啊。 (S&W兩人繼續手邊工作。靜默無語。意志更消沉了…。)
----- 花田厝,花媽的自在天地。歡迎有意願援農、助農、體驗農的去電洽詢預約。 2011花田‧米收穫聚 2011年7月31日上午8點~12點。 中午有今年的新米煮成的割稻仔飯與大家共享。 報名專線:03-9233348、0953049168游麗花。請事先報名以便準備餐飲。 花田厝:宜蘭縣員山鄉內城村榮光路228巷46號(金車酒廠附近) http://blog.yam.com/joanyu387
相簿設定
標籤設定
相簿狀態