關於部落格
  • 177281

    累積人氣

  • 5

    今日人氣

    1

    追蹤人氣

(分享) 以愛之名 Aung San Suu Kyi / 陳玫靜

原來「身份」是一種「存在」。告訴世人,因為我存在,所以我發聲。因為我存在,所以我追求、我行動。在那樣的環境中,你會明白「存在」不是一種哲學問題, 而是最實際的問題。當你什麼都沒有時,你才會明白,你心中最渴望追求,也感到最重要的究竟是什麼?平等、無懼、自由的追求,是因為什麼原因而無法實現? 那麼,你說「國家」和「身份」到底重不重要?原來那一張小小的身份證是一種最真實的存在。 《以愛之名》很感動我的地方,還有關於伴侶的思考,翁山蘇姬在回到緬甸前,過著的是一般家庭主婦的生活,她並不知道她那緣於親情、血源的牽繫將會把她帶至何處,一次看似很快歸來的暫別,卻是再也不會回頭,一句溫情的再見,卻可能是此生最後一次唔面。 生命的奏變來臨,往往快速而劇烈,在呼吸之間便淹沒至鼻耳,你要如何應變?然而,她的丈夫(Michael Aris)並未曾動之以情,開口要求妻子軟弱下來,專研、教授歷史的他,以寬愛和支持來展現他對翁山蘇姬及緬甸人民及所求的理解。麥克一次又一次的盡己所 能,以他的方式保護、支持他摯愛的妻子,當他在電話中不斷重覆courage、courage時,courage的真義已不需再贅述。 人生能覓得相知相惜相伴至此的伴侶,會是多麼驚人的力量和幸福。 什麼是愛?為了信念,我們又能多勇敢而堅定的去追求?生命中,能真正以愛為名,鼓舞我們的人事物又什麼?那有形難以抗逆的橫阻,那永生隔離的生死,除去這 些,伸出手,你還可以觸摸到什麼?有人說,翁山蘇姬是被自己的信念所囚禁,因為在過去的時光中,她大可走出家門,關上大門,坐上飛機,從此在緬甸國土之 外,為緬甸自由奔波,發揮她的影響力,也過著衣食無虞,毋需面對恐懼的日子,但是,代價是什麼?她為什麼不? 每次看電影,總能輕易就明白一個道理,在相同的時空裡,世界存在著的不是同一種樣子,相臨的兩扇窗,看到的也不會是同樣的風景。不要相信你的眼睛,此刻所見就是唯一。 自由是什麼? 自由是你可以透過個人的經驗、智慧、思索去理解你想要開啟哪一扇窗戶,你可以憑自己的力量,在看遍每扇窗後,了解自己醉心和想走入的那片風景。自由會讓你在兩情相悅的情形下,排除險阻陪伴所愛。 看《以愛之名》,也難免會透過緬甸而想到台灣,「緬甸」一直都是個國家,從來毋庸置疑,然而,一個在國際上受到承認、實際存在的國家,卻飽受內部人為戰亂 所苦,造成他們的不存在,無法追求民主、和平,表達聲音的權力。那「台灣」呢?一個不被大部分國際承認存在的國家,又真的能就這樣一直享有不被自己看重 (無感),和那前人爭取來的民主和自由? 國家與政治,看似與個人無關,卻是如此有關;但沒有切身之痛,又怎能深刻體悟?《以愛之名》用愛情、親情的角度切入,以我們每個人都深愛過、擁有過,能夠 通透、感同身受的情愛,試著讓我們看清:擁有自由,可以追求的可貴。而國家和政治,又怎麼會與我們無關?現代,最常聽到一句話是「你不理財,財不理你」, 而翁山將軍卻說:「你不管政治,政治會管你」;而這兩者,又是熟重熟輕,熟先熟後? 很開心能看到一部這樣的電影,更希望透過電影的放映,能讓我們對更多不是我們自己所身處的問題多一些思考和努力;同時也能透過觀看,反思自身,明白所有與所求。 p.s:末了,想再附上陳奕迅〈我的快樂時代〉最末那句歌詞:一個人,同偕到 老不靠運氣。 許多事,不靠運氣。 2012/3/18 ------------- 翁山蘇姬:恐懼是一種習慣。 我想,有些事情,如果你認為自己應該做的話,那即便是恐懼,也必須要去做。你不能寄望於恐懼憑空消失。你的態度應該是:好吧,我怕得要死,但這件事我必須做。因為去做它也許令人害怕,但不做它會更糟。在這件事上,我對民盟的成員們說得非常簡單:即使你的膝蓋在發抖,迎頭去做,去做。 (笑)你知道,雖然我們心裡有畏懼,但一旦你做了,會發現其實沒那麼可怕。有時候我讀到一些關於戰爭的紀實故事,有些義士潛入敵軍內部做間諜,這是極其危險的,你會想,他們是怎樣做到這些的?他們的力量從何而來?我想那些肩負承諾和使命的人會獲得力量,去完成一些看似不可能完成的任務。你若沒有擔當,將一事無成。 ---------------- SAM: 感謝2012年初曾一同旅行在泰緬邊境的好朋友玫靜,與我們分享了這篇真摯的文字。在徵求同意的書信裡,她曾寫到” 有時候文字或想說的話就像海浪拍打後的沙岸,當時不留下便難以永久駐留…”。是的,因而我們書寫,我們閱讀,我們心底有了彼此的回應。
相簿設定
標籤設定
相簿狀態